旧人不故

一只喜欢白鹊和乔一帆的迷妹

陆小凤&花满楼

#严重ooc嗷嗷嗷

#第一次写同人文,请多指教

#有一丢丢肉!不是小清新!绝对甜文

陆小凤从黄石镇回来了。

花满楼还是坐在他那张椅子上,听到门外陆小凤的脚步声,不自禁得勾起了嘴角。他的手撑住桌子,起身,准备迎接陆小凤,这个他爱的男人。

陆小凤不知道怎么回事,庆功宴也心不在焉的,胡乱灌了几杯酒便向花满楼的住所走去。他迫不及待地想与这个可爱的人见面,想好好地抱抱他,亲吻他,然后……
陆小凤的呼吸有些紊乱了,他推开门,面前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,带着微笑,几天的思念喷涌而出,他紧紧抱住花满楼,“我好想你。”

陆小凤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,喉结上下滚动,花满楼虽然看不到,但是他从陆小凤的声音里听出,他与他同样思念对方。花满楼抱住面前的男人,深深地感受着对方的气息,以及隔着衣服的感觉。半晌,他的手摸索着碰到陆小凤的脸--刀削般的下巴,两撇小胡子……他又搂住陆小凤,缓缓地亲上了陆小凤……

陆小凤感受着面前的可人儿,任由花满楼的手在他脸上作怪,突然,他的唇被两片柔软覆盖住了,小舌犹犹豫豫地在他唇上蹭着,花满楼想分开双唇,陆小凤则反吻回去,舌头灵活地撬开花满楼的牙齿,挑逗般一点一点触碰花满楼的舌。

花满楼的双手向陆小凤推去,却被陆小凤用一只手锁住,顺势把花满楼压在了墙上。身后的门不知何时被陆小凤关了,花满楼被吻得有些双腿发软,陆小凤这才放过他,“几日不见,夫人的吻技还是不见精进啊。”花满楼不觉脸上发烫,想开口反驳,有感受到下身一硬物顶着,脸又红了。
陆小凤低低地笑了,花满楼欲挣脱这个男人,哪想到这个男人已经精虫上脑,一只手已解开了裤带,两人只留一条亵裤。陆小凤在花满楼耳畔轻轻呵出一口气,又舔吸住花满楼的耳垂,花满楼的身体轻颤,深吸一口气,想保持冷静,怎奈下身硬物隔着亵裤的摩擦使得他也不禁挺了起来。陆小凤又笑了,“看来夫人也想要了,那么,为夫便满足夫人吧。”
陆小凤轻轻褪下花满楼与自己的亵裤,随后缓缓地进入花满楼……

花满楼轻轻喘息着,“陆小凤,你……”“怎么,夫人不满意么?,那我们再来一次吧。”“啊~”

陆小凤轻吻着花满楼的每一寸肌肤,身下的人因过度兴奋颤抖着,“小凤……”“嗯?”“我爱你。”“我也爱你,花满楼,我的夫人。”

评论